洛阳15岁少年酒驾撞人:青瓦遮阳不避风50万赔偿未执行 已满18能否担责

3年前一次出游,成为洛阳市民赵光远这辈子抹不去的惨痛记忆,但更令他陷入持续困境的,是面对一名长期躲避执行的被执行人。对于90后王某毅来说,3年前的一次醉酒,让他的家庭背上了沉甸甸的债务,为了逃离这种困境,他和父亲则选择了逃避,逃避法律,也逃避良心。

这场车祸给赵光远全身多处留下伤疤,至今还在吃药恢复。

【回放】

差12天满16岁,少年酒驾撞人后法院判其父赔偿50余万

车祸过去3年多了,50多万赔偿遥遥无期。谈起那场车祸,今年49岁的赵光远依然激愤。

2015年4月11日,是个周六,赵光远和家人从洛阳市区到嵩县陆浑水库游玩,晚上夜色不错,他和家人便到附近大坝上散步。不料,意外发生,当晚9时许,步行中的赵光远被一辆从身后开来的摩托车撞了。他顺着大坝滚下去,致全身多处骨折,家人立即将他送到嵩县中医院,因伤势过重,随后转入洛阳正骨医院。

撞伤赵光远的,是一名家住嵩县饭坡镇曲里村的少年王某毅,那天,距离他满16周岁还差12天。他酒后开着父亲王建立的摩托车,由于速度过快,撞上了游客赵光远。

经嵩县公安局交警大队调查后认定,王某毅没有取得机动车驾驶证且酒后驾车,夜间行驶未降低行驶速度,负事故的全部责任,赵光远不承担责任。

在洛阳正骨医院住院27天后,赵光远转院到洛阳市第一人民医院继续治疗,先后花费35万余元。而这笔因从天而降的车祸引发的巨额医疗费,肇事者却避而不见。

随后,赵光远把王氏父子起诉到嵩县人民法院。法院审理后认为,公民的生命健康权受到法律保护,赵光远应当得到赔偿。王某毅作为交通事故的肇事者,应当在全部责任限额内对赵光远的损失予以赔偿,但他系未成年人,他的父亲王建立作为监护人,将自己的机动车交给未成年人驾驶,应当对原告承担赔偿责任。最终判决王建立赔偿赵光远医疗费、补助费等各种费用共计52万余元。

这场车祸给赵光远全身多处留下伤疤,至今还在吃药恢复。

【困境】

监护人拒不执行,50余万赔偿目前执行回来5000元

拿到胜诉判决书,已是车祸发生后1年零3个月之后。不过,令赵光远没有想到的是,面对法院生效判决,王氏父子依然没有任何兑现的诚意。赵光远跟法院申请了强制执行。当时他的身体还没有完全复原,除了身体损伤外,对方的态度更令他受尽了心理煎熬。

进入执行阶段后,法院也强制执行了,但王建立就说没钱。赵光远说,期间,法院将王建立家的空调、电视、热水器等电器进行过一次司法拍卖,给赵光远执行回5000元,但这仅仅够赔偿的近1/100,这也是车祸发生至今,他拿到的唯一一笔钱。

赵光远介绍,因拒不执行,王建立还被法院拘留过2次,但钱却一分没有。我托人打听过,他家虽然不是富裕之家,但不算特别贫寒那种,一家4口都在外打工,怎么都会有点收入,这3年过去,一分钱也不主动给,摆明就是赖账。

这场车祸给赵光远全身多处留下伤疤,至今还在吃药恢复。

【疑惑】

肇事者也是被告,法院当时为啥没有判他共同承担责任?

赵光远认为,对于50岁的农民王建立来说,法院的一些强制措施没啥震慑力,王建立也没啥高消费需求,也不怕上黑名单,但对于肇事者王某毅来说就不一样了,首先,王某毅有挣钱的能力,其次,王某毅还年轻,有很长的人生路要走,黑名单对他更有震慑力。

在强制执行期间,王某毅已年满18岁,赵光远于2017年7月8日向嵩县人民法院申请追加王某毅为被执行人,然而法院并没有支持他的申请。

这让赵光远疑惑起来。监护人王建立没有执行能力,肇事者王某毅却不需担责,他本人的合法权益咋保障?起诉时,王某毅也是被告,法院在判决时为啥没让王某毅父子俩共同承担民事赔偿责任,而是判决其父一个人来负担这50余万的赔偿?

赵光远认为,虽然肇事时王某毅未满18岁,但判决时已17岁有余,如果当时判了父子两人共同担责,如今王某毅或许就不能游离在赔偿责任之外。

【说法】

一审法院未判决肇事者担责,是法律对未成年的保护

针对赵光远的疑惑,记者咨询了法学专家和律师。

法院一审判决没毛病。郑州大学法学院副教授申惠文介绍,侵权责任法第三十二条规定,无民事行为能力人、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造成他人损害的,由监护人承担侵权责任。有财产的无民事行为能力人、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造成他人损害的,从本人财产中支付赔偿费用。不足部分,由监护人赔偿。车祸发生时,王某毅属于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因此法院判其监护人,也就是父亲担责。

法律一方面保护受害人,另一方面也要保护未成年人。未成年人心智发展不健全,需要监护人抚养、教育和保护。监护人没有尽到监护职责,应当承担赔偿责任。成年后,才适用责任自担规则。如果让未成年人承担责任,不符合未成年人利益保护原则。申惠文分析,不过不同案件,具体情况不同,有些未成年侵权,可能也要担责。民法总则规定,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为8周岁以上18周岁以下的未成年人。但年满16周岁未满18周岁以自己的劳动作为主要收入来源的,视为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

此外,法院驳回了赵光远要求追加王某毅为被执行人的请求,是啥依据呢?北京大成(郑州)律师事务所律师李峰介绍,法院已经判决肇事者的父亲承担责任,在执行阶段,执行不能超越判决书的内容。

【追问】

钻法律空子躲避责任的熊孩子,成年后能否追加?

这场车祸,令赵光远颅脑闭合性损伤、切除了部分脾脏、摔落了多枚牙齿、左肱骨、左肩胛骨、右足等多处骨折,辗转多家医院治疗,受了大罪。他受到的损害,难道就只能等待老赖王建立的良心发现吗?

法院一审判决出于保护未成年人的考虑,没有让王某毅承担赔偿责任,但王某毅事发时已辍学务工,如今已成年且在外打工挣钱,目前这种态度,可以说是钻法律的空子在躲避责任。赵光远说,王家人哪怕真没钱,但如果有个诚信的态度,愿意分期偿还,也不至于让他身心俱伤。

侵权的未成年人成年后,申请执行人能否追加其为被执行人?

李峰介绍,现有法律、法规和司法解释尚未对追加成年后的侵权人作为被执行人作出明确规定。不过,国内部分省份的审判指导意见对此作出了有益尝试。例如:《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关于办理执行程序中追加、变更被执行人案件的暂行规定》第二条第(一)项,以及《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关于合理配置执行权的规定(试行)》第十条第(五)项,将因未成年人侵权引起的民事责任,而执行依据将未成年人的监护人确定为被执行人,在该未成年人成年后,申请追加其为被执行人的列为追加被执行人的事由之一。

【进展】

伤者向法院申请再审,法院将按照法定程序尽快研究决定

申惠文认为,目前要追加王某毅为被执行人,可以通过审判监督程序撤销原判决,也就是申请再审。

记者了解到,赵光远已向法院递交了再审申请书,请求撤销嵩县人民法院一审判决,判令王某毅与王建立父子两人共同承担赔偿款。

此案进展如何?12日,记者联系了嵩县人民法院相关负责人,该负责人介绍,该案的执行过程中,法院也穷尽了各种执行手段,但被执行人王建立拒不配合,因此执行回来的钱不算多。法院对于此案比较重视,近期将按照法定程序,尽快就此案做出决定。

Author: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