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群年轻人天天都在体验250热血无赖飞膝击晕公里/小时的风速

中国室内跳伞国家队在训练中。

风速162公里/小时的超强台风“山竹”登陆广东沿海时,在千里之外的重庆,一群年轻人几乎天天都在体验着时速250多公里的风速,而且还会伴随着音乐做出各种动作。

本周三,第一届亚洲及大洋洲室内跳伞锦标赛将在重庆际华园极限运动中心正式拉开帷幕,将有26个国家和地区的146位运动员参与,和之前室内跳伞锦标赛不同,本届亚锦赛将首次设立Freestyle组别。

国内业余跳伞者近八成是他徒弟

本次亚锦赛,际华园极限运动中心有三位室内跳伞教练成功入选国家队,将代表中国分别参加自由式和双人动态的比赛。此外有四位教练将担任国际级裁判,其中就有重庆际华园室内跳伞主管教练刘于。

2009年12月,刘于才正式接触跳伞。但9年后,这个80后成都小伙已是中国顶尖的室内跳伞运动员之一,目前中国的业余跳伞爱好者中,有近八成都是他的徒弟。

回忆起自己第一次进舱体验室内跳伞,刘于还有点不好意思,“从来没有在这样大风的环境里呆过,当时一个念头就是:我以后真的要吃这碗饭?”

不过,正是通过室内跳伞,让刘于幸运地认识了法国驻成都总领事馆前副领事高宁,这位世界知名的登山运动专家,也是一位室内跳伞和高空跳伞的达人。

2013年1月,刘于自费到西班牙厄姆普利亚跳伞基地学习、训练,室内跳伞的经验让他成功考取了国际跳伞执照,“我可能是业余跳伞里,第一个在第一跳就能让教练撒手的人。”

刘于认为室内跳伞和高空跳伞是相辅相成的两个运动,在风洞中可以更好练习人体在自由落体运动中的飞行姿态。

除了跳伞,攀岩、翼装飞行等极限运动都是刘于追逐的梦想,“实现梦想的动力让我活着,只要活着,我就能一直坚持去实现梦想。”

重庆小伙因一部电影爱上跳伞

天空和草原哪一个重要?来自内蒙古呼伦贝尔的高振伟说:“我希望有一双翅膀。”

之前一直做健身教练的高振伟听说室内跳伞教练是能飞起来的职业之后,便深深地着了迷,“从小喜欢能够飞翔的翅膀,所以我选择了室内跳伞。”

25岁的高振伟回忆,他是2016年7月第一次进风洞,“感觉风很大,腰比较累,连方向都控制不了。”对于高振伟来说,室内跳伞最大的魅力在于能够在其中感受飞行,而且带给体验者视觉上的美感,而高空跳伞则是纯粹追求自由和刺激。

2016年一部讲述极限运动的电影《极盗者》在中国上映,24岁的重庆小伙黎鹭就被银幕上那些身手矫健的极限玩家震撼了,这也让他选择了室内跳伞这项运动。

“第一次进舱时大脑一片空白,感觉时间都停止了,回过神后才慢慢感受到了自由。”黎鹭说,在风洞里飞行会忘记身边所有东西的存在,唯一感觉得到的就是风,“那种感受风、融入到风里的感觉真的无与伦比。”

“对我而言风洞里每一个新动作的难度都很大,而突破每一个新动作时都需要和自身的恐惧作斗争。当然,最后顺利完成的成就感也很大。”黎鹭说。

在2017年9月全国室内跳伞(风洞)冠军赛上,高振伟和黎鹭分别拿到了单人竞速组的冠亚军。今年7日,两人又成功通过选拔赛入选国家队。本周三,高振伟和黎鹭将代表中国在风洞中翱翔。“2024年巴黎奥运会上,室内跳伞有希望成为比赛项目,我们希望在那个时候还能代表中国参赛!”

本报记者 汤皓

Author: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