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江诗抄(组诗)

  

  □成成

  一条江流到了心上

  远古的金沙江,我不清楚

  你的远古有多远

  但是现在你流在我的身边

  日夜不停,没有干涸过

  你把江面一时间拓宽,又一时间

  减窄。就是这条江

  这么多年流在我的生活中

  我的生活,是在一条江边探求世界

  在一条江边,把情感生养

  

  时间是转化情感的,金沙江

  它的英名一直让我把梦想放大

  我离开故乡那条平缓的河流

  以后开始的奔流

  有过过多的跌宕,和太多的激越

  而思想中渐渐就放弃了平缓

  如此面对这条汹涌急迫的江水

  我何能不爱,我何能不把金沙江

  作为自己的身体

  

  但我是一个经常忘记自己身体的人

  我坚强,我的身体没有病痛

  我的身体没有枯水期

  激流荡漾的江水为此就进驻了我的身体

  哗哗,哗哗,在皮肤包裹下的

  流动是一种冲击的命令——

  一条江流到了心上

  河边

  大山中有许多流入金沙江的小河

  它们的涓涓细流

  喂养着金沙江,把著名的江水

  的气势壮大和拉长

  用着这些小河的骨头的声音

  

  在一条流入金沙江的

  时常干枯的小河边,我久久地徘徊

  山谷夜晚的清风吹响河边的杨柳

  结合着远处的村落和人影

  加重着灰沉的山脉生命的元素

  

  我生活在金沙江边的攀枝花市

  有更多的时候是在那激流的江边

  听着一种咆哮和涌动

  而没有感知它骨头的巨响

  是来自一些细小的汇聚

  

  现在身处一条不知名的小河边

  它的干枯是因为把声音交给了金沙江

  这个道理并不高深

  但也不是许多喧哗的生命所能理喻

  于是,我已经听不见自己骨头的响声

  高速公路跨过金沙江

  时代不一样了,金沙江上

  一些吊索桥在风中腐朽

  一些石拱桥,在江水的划船声里

  有点渐行渐远的身影

  渐行渐远,把金沙江的豪迈

  与急流中礁石的阻挡

  放在了照相中

  

  过去的金沙江是那样的奔流

  今天的金沙江也是那样的奔流

  只是听见的耳朵不一样了

  从耳朵进入眼睛里的金沙江

  一些铁桥在把时间压缩

  一些钢筋水泥的高耸之物

  在把生活与大地的距离拉近

  

  拉近的距离需要一个速度

  高速公路,现在就在金沙江的中段

  跨过了江水,南北的地理

  口音不同的人们

  可以在快速的生命中

  留下一个瞬间给高山峡谷

  给急迈豪壮的金沙江

  

  但是居住在金沙江边

  我对桥梁没有过多注视

  我知道时代不一样了,速度造就的

  高速公路跨过金沙江

  为过去与现在的弧度加上一条直线

  只是在那桥洞下的急流江水

  却往往还被我当成了天空

  云雾从江面浮上山巅

  雨在山谷间移动,来去

  也降临到我的头顶

  也漂移至你面前

  绿野,荒坡,奔跑着图画

  

  金沙江蜿蜒的腰身

  在夏季里驱赶了我的眼睛

  在你伟岸的肩臂上

  婆娑,慢舞,挥洒热情

  

  我会把我的时间留在这里

  自海拔,自青山,自你的眷顾

  云雾从江面上浮动

  升上了美丽的石头的额际

  

  你是一座钢铁的城啊,是我的

  心所寄存的火艳攀枝花花朵

  高山峡谷间,润湿的帷幔

  也是迷景,提醒着我的赞歌

  

Author: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