招聘管理
旅游观光
政务公开
上市公司地下藏毒调查:厂门口闻到非常强烈刺激气味
时间:2017-09-01
来源:办事指南
点击数:35 views
  •   “现在不给进厂了,有什么事情出来说。”9月28日下午,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来到靖江市马桥镇侯河村的靖江市华顺生猪养殖有限公司(下称华顺公司)厂区内,一位带着墨镜自称是当地政府官员的人表示,政府已经对该厂区进行了控制,“至于里面到底是什么,政府现在还不方便透露。”
      近日,一封发给环保部的工作指导刊物《环境保护》的举报信将华顺公司、靖江市,以及两家上市公司扬农化工(600486.SH)和长青股份(002391.SZ)推到舆论的风口浪尖。究其原因,是一名叫做周建刚的人举报扬农化工和长青股份长期、大量非法填埋危险废物,严重污染地下水并污染饮用水源。
      过去有填埋现象
      S336省道穿过泰州与靖江之间,道路两旁都是典型的苏中地区农庄。在这条省道靠近水洞港桥的北面有一条不起眼的南北羊肠小道,当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9月28日下午站在这条小道上的时候,两旁只有安静的村庄和丰茂的庄稼。
      谁也不会想到,就在这村庄后面,就是目前被市场重点关注的华顺公司。
      这是一个规模不大的公司,仅有一个院墙加上几幢简陋的厂房。当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来到华顺公司面朝西的大门前,这里已经聚集了六七辆汽车与两拨人。其中正对大门的三个攀谈者中,有一个貌似工人模样的人带着防毒面具。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在华顺公司厂门口闻到明显的化工物品刺激气味,而且非常强烈,令人作呕,这显然不是一家养猪场应该有的味道。
      面对陌生人的到来,这两拨人都非常警觉。
      此时,正好从华顺公司厂房外的东南方向走出三名工人,其中一人也带着防毒面具,他们手里抬着一些麻袋迅速进入到厂区内。
      当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推开华顺公司大门进去的时候,一位看门的工作人员问询记者的来意,而上述那位带着墨镜自称当地政府官员的人则迅速也进到公司厂区内,非常不客气地将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请”出大门。
      在此之前,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注意到他一直坐在一辆商务汽车中与人谈笑风生。
      “什么也不要和他说,叫他赶快走。”上述那位官员不耐烦地指挥上述华顺公司的门卫,然后又迅速跑进汽车里。此时,上述三名工人又再次从厂区内出来,并再次走向华顺公司的厂房围墙之后。
      而华顺公司的东南边正是举报人周建刚发现“埋有油状物,并伴有浓烈的刺鼻气味”深坑的地方,但是由于当地政府工作人员的阻挠,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无法进入现场调查。
      “周建刚不是这个公司的人,公司老板早都死掉了。”上述门卫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他们也不知道这厂里到底埋的是什么东西,“具体问题,你去问周建刚吧。”
      值得注意的是,华顺公司距离村庄的农舍最近之处,也不过两三百米的距离,那种强烈的化工物品刺激气味几乎弥漫着整个村庄。
      “早都有这种味道了,我们窗户都不敢开。几年前还举报过他们,后来老板死了,也不知道该找谁了。”一位旁边的村民私下里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华顺公司以前叫靖江市侯河石油化工厂,“之前我们就看到他们偷偷填埋东西,就去举报,靖江市环保局都来调查过,后来也不了了之。”
      在周建刚的举报材料中,“华顺公司的前身就是靖江市侯河石油化工厂,该厂已于2013年9月24日注销。法定代表人唐满华2014年死于鼻癌,鼻癌史为9年。”因此周建刚怀疑,“鼻癌的诱因很可能是长期生活在养殖场内,呼吸含有致癌物质的空气导致的。”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注意到,靖江房地产网站一篇时间为2011年7月8日、名为“侯河化工厂污染环境环保部门介入调查”的稿子中明确指出,“马桥镇侯河村多位村民向本报《作风与民生》栏目投诉,称该村有一炼油化工厂,以前生产时有刺鼻味道散发,污染了周边环境,住在附近的人根本不敢开窗户,而且存在把卖不掉的产品就在厂里填埋的情况。……群众举报的污染企业为靖江市侯河石油化工厂,目前主要从事菊酯残液调和出售。”
      在上述稿件中明确提到“栏目组致电侯河村相关负责人询问处理情况。该负责人表示,异味尚未完全散除,但较之前已有所改善。而村民反映的填埋情况,以前确实存在,近期已经少有发生。”
      这似乎说明,侯河石油化工厂过去有过填埋的情况,而且村委会是知道的。
      两公司均澄清无关
      得了皮肤病的周建刚在这家养殖场废弃的档案柜中发现:“2003年10月2日长青与化工厂签署的《协议书》、大量日期以2002年1月开始的《危险废物转移联单》、多张载明加工费的《发票存根联》、《江苏省危险废物交换、转移申请表》。”
      周建刚在举报材料中表示,“根据上述材料得知:早于2000年左右,两家上市公司先后与化工厂签署协议,处理两家公司的危险废物。从2000年开始填埋,迄今已有15年。”
      2015年7月10日,周建刚携带相关材料到靖江市环保局实名举报此事。2015年7月20日靖江市环保局安排执法大队印建彬队长带队,携环保专家来到养殖场进行现场调查取样。
      《靖江市环境监察大队现场检查记录》显示:“养殖场东南侧发现一深坑,坑内为半液态油状物体,有刺鼻味,疑似化工危险固废。”现场监察意见提出:“对深坑所在区域进行保护,防止闲杂人员靠近,防止次生污染;将根据现场检查情况上报上级部门,并申请检测。”
      9月28日下午,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致电长青股份证券办,一位工作人员表示董秘闵丹不在公司,“我们是按照合法手续和侯河化工厂签署的危险废物处置协议的,这家化工厂非法处置危险废物的行为与我们上市公司没有一点关系。更何况,举报材料中的检测主要成分也和我们产品与废弃物不一样。”
      基于对此次的回应,长青股份在9月28日中午就发布公告,“公司长期以来严格按照国家有关规定处置危险废物,处置流程和相关手续均有据可查,从未有非法处置行为,从未受到环保部门的任何处罚。报道所涉"靖江市侯河石油化工厂"具有经环保部门批准的《危险废物经营许可证》,具备危险废物处置资质。2003年10月2日,公司与靖江市侯河石油化工厂签订了《协议书》,协议明确约定:由靖江市侯河石油化工厂进行固体废物处置管理,固废残渣运输途中不得有抛洒滴漏现象,并不得将固废残渣擅自转移,否则一切责任自负。公司依照环保部门的有关要求办理了转移手续,公司的危险废物处置流程符合《江苏省危险废物管理暂行办法》相关规定。靖江市侯河石油化工厂非法处置危险废物的行为与公司无关。根据相关媒体材料报道显示的《检测报告》,报告结果中具有代表性的主要成分,与我公司生产的产品及废弃物均不符,报道所涉污染物与公司无关。”
      9月28日晚,扬农化工也发布澄清公告,“报道所涉"靖江市侯河石油化工厂",自2009年以后公司与其再无任何业务关系。根据双方此前签订的《协议书》显示,双方约定:靖江市侯河石油化工厂在接受及处置过程中,应严格遵守有关环保、安全规定,如出现任何事故由靖江市侯河石油化工厂独立承担,与本公司无关。”
      扬农化工还表示“经自查,本公司与靖江市侯河石油化工厂危险废物转移手续和处理流程符合环保部门相关规定。本次报道所涉靖江市侯河石油化工厂可能存在的非法处置危险废物行为与本公司无关。”
      那么,侯河化工厂究竟有没有处理危险废物的资质呢?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得到一份《江苏省环保厅危险废物经营许可证颁发情况表》,上面明确显示侯河化工厂的经营许可证号是“JS1282OOD123-1”,联系人就是唐满华,该公司的经营方式是“处置”,经营品种是“菊酯残液(HW11)200吨/年、废油(HW08)800吨/年”,年许可数量为1000吨,许可证期限为2011年9月。
      在周建刚的举报材料中,“整个养殖场范围内的填埋深度有两到三层楼深(即6-9米),填埋的废弃物总量大约有几万吨之多。”
      问题是,谁批准这家“经营业务是处置危险废物”的石油化工厂能够建在侯河村村民的屋后两三百米之处呢?侯河化工厂具不具备处置危险废物的能力或产能?两家上市公司有没有跟踪过化工危险废物的处置情况?
      2015年9月6日,靖江市刚刚召开了环保大检查工作推进会,靖江市副市长沈南松在推进会上指出,环保大检查是今年环保工作的“重头戏”。
      在靖江调查期间,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到,靖江市环保局目前尚没有对华顺公司的厂区内外填埋化工危险固废做出最终的判定。
      9月28日,长青股份下跌1.32%报收13.44元,扬农化工则临时停牌。(21世纪经济报道)

    【相关新闻】

      扬农化工长青股份称与媒体报道污染一事无关

      长青股份(002391)与扬农化工(600486)分别发布澄清公告,均表示报道所涉靖江市侯河石油化工厂可能存在的非法处置危险废物行为与公司无关。

     

     

本文链接:http://www.gonghe.org/list04/6125.html
本文标签:, ,

发表评论

*

* 绝不会泄露


Copyright © 2017-09-01 共和信息港 |
足球比分 澳门葡京国际 网上投注 娱乐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