招聘管理
旅游观光
政务公开
一双儿女同患尿毒症 父母各捐一肾(图)
时间:2017-07-20
来源:公告公示
点击数:44 views
  • 昨日,在段淑花给儿子移植肾脏手术前,都不想对方担心的一家人在一起聊天,努力制造轻松氛围。因儿女都患上尿毒症,待母子俩完成移植后,父女间的肾移植手术也将择日进行。本版摄影/新京报记者高玮

    昨日,给儿子捐肾的段淑花,躺在武警总医院病床上等待手术。

    原标题:儿女同患尿毒症 父母各捐一肾

    新京报讯 “我心里高兴,一点儿也不紧张。”昨日上午,即将进行肾脏捐献手术的段淑花,坐在武警总医院病床上不断重复这句话,来宽慰丈夫和儿子。她的肾,当天就会移植到患尿毒症的儿子体内。

    因一双儿女都被确诊患了尿毒症,段淑花与丈夫李清中决定分别移植肾脏给儿女。昨日下午,段淑花母子间的肾移植手术顺利完成,待他们恢复稳定后,李清中与女儿李敏间也将进行肾移植手术。

    儿女先后确诊患上尿毒症

    昨日的北京,迎来了2015年的第一场雪,但病床上的李凯却无心去看,患尿毒症六年的他,更担心为给他捐肾而即将进行手术的妈妈。

    因为患有尿毒症,皮肤黝黑的李凯,指甲盖却尤其的白,没有丁点儿血色。

    2009年,年仅11岁的李凯出现腰腿疼痛症状,行走困难。父亲李清中带着他四处求医,怀疑过白血病,也经过药物治疗,最终于2010年,确诊为尿毒症,双肾已病变。

    为救儿子,李清中和段淑花夫妇俩开始四处借钱。“开始先吃药,每天吃六七种,后来病情加重,医生说要做腹膜透析。”李清中回忆,依照李凯的情况,每五六个小时就要进行一次透析,这样就必须依赖医院,但是住院费对于这个家庭来说,已开始承受不起。

    祸不单行,2012年4月,李凯的姐姐李敏也确诊患上尿毒症,这时,李敏刚结婚不久。

    儿女与妈妈爸爸成功配型

    儿女双双患上重病,这让本就不富裕的李清中一家,更是雪上加霜。透析一次要好几百元,无力承担的一家,在家中建起了透析室。

    去年6月,河北承德县李清中一家四口的遭遇被媒体相继报道。中国红十字基金会关注到李敏和李凯的情况,通过联合募捐的形式,开设专用账户为姐弟俩筹集善款。而武警总医院也承担起为姐弟俩做肾移植手术的任务,并为其免去全部检查费用。

    移植科刘航主任多次安慰李清中不要有思想负担,并承诺会提供最大帮助,会“想尽一切办法把将来可能的费用降到最低”。

    “国内的肾移植供体非常紧张,很难等到,自己捐肾的话,还能省一大笔费用。”李清中称,考虑到经济与时间问题,夫妇俩决定亲体捐献肾脏。经检查,夫妻二人年龄不大,且都为0型血,肾脏与孩子配型成功。其中,父亲与女儿匹配度更高,母亲的肾脏也更适合捐给儿子。

    母子肾移植手术8小时完成

    夫妻俩商议后决定,段淑花与儿子李凯间的移植手术将先进行,待母子的身体情况恢复稳定后,再进行李清中与女儿李敏间的移植手术。因为要做透析,李敏目前还在承德老家。

    1月13日下午,李凯与母亲段淑花简单吃了碗面条后,停止进食,等待第二天的手术。

    “孩子他妈不知道人没有肾活不了,最开始还想自己一个人捐两个肾。”李清中讲到这里时开始哽咽,他说妻子身体并不好,平时在家干农活,有些腰间盘突出,还有慢性胃炎,“但知道孩子有救,她比谁都高兴。”

    昨日上午8点20分,段淑花被推进手术室,11点半,李凯也被推进手术室。经过前后8个小时的手术后,昨日下午,段淑花的肾被成功移植到儿子体内。

    据医护人员介绍,李凯将在重症监护室留观一天,如果顺利,今日下午将转入普通病房。

    父亲逗儿子开心分散紧张感

    虽然对即将进行的手术还是有些担心,但一家人似乎谁也不想让家人担心,在等待时的交谈中,都尽量表现得轻松些。

    “儿子,坚强啊。”李清中将手搭到李凯的肩膀上鼓励他,李凯回应:“放心,我一点儿也不紧张。”

    当被问起手术结束后有何打算,李凯不假思索地回答,“我想上学。”

    “开始生病时,他还是五年级,现在同龄孩子都上初三了。”一旁的李清中有些担忧,害怕已经好几年没去过学校的儿子跟不上教学。而李凯偷偷说,虽然没去上学,但他在家没事儿就看书,尤其喜欢语文。

    段淑花的手术时间到了。李凯目送母亲被推进手术室后,低下头,右手不断地在左手掌上画圈。

    “挺担心她。”李凯沉默,李清中立刻拉起李凯的手说,“来,站起来走一走,别老坐着。”

    但是不久,李清中又独自一人来到手术室门口,来回踱步,等待正在进行手术的妻子。

    上午11时,护士通知李凯可以进手术室了。手术室门口,李凯被护士从外用推车滑向手术室内隔离专用推车时,李清中还逗儿子“看好玩不好玩,唰地一下就滑过去啦”。

    李凯也轻松起来,被推进手术室时一直对爸爸微笑。

    为省钱家中自建透析室

    因为儿子女儿相继患上重病,高额的治疗费,让李清中一家难以承受。为了省钱治疗,2012年8月,李清中用木板,在家里隔出一个约两平米的地方,作为儿子李凯的透析室。

    “当时不敢建得太大,越大越难消毒。”李清中也穿起了白大褂,当起了儿子的“专职医生”。

    透析室上方挂上一盏紫外线消毒灯,李清中又买了些84消毒液备着。“每次透析前,需要用灯消毒一小时,医生说要无菌操作,防止感染。”每一环节李清中都非常仔细,每次透析前,要将透析管好好消毒,还要用弹簧秤称量腹膜透析液的重量。

    “其实成年人是可以自己进行透析操作的,但是凯子还小,无法完成整个过程,我只能慢慢教他。”每隔五六个小时,李清中就要给李凯做一次透析,每次四十分钟,这已经成为他每天最主要的工作。

    李清中还会将每次透析的数据记录在笔记本上。“其实孩子对我非常依赖。”提到这点,李清中有些自豪。李凯患有肾性贫血,每周需打2针增强红细胞的促红素,“皮下注射都是我来替他完成。”

    “女儿不愿意我捐肾给她”

    当段淑花被推进手术室时,远在承德老家的女儿李敏,也开始了当天的血液透析。

    “两个孩子都特别懂事。”谈论起家庭,李清中称自己很愧疚,“我跟孩子妈妈身体都没啥毛病,多名医生跟我说,两个孩子都得病,可能是隐性遗传。我们没能给孩子健康的生活,家庭条件也不好,挺怪自己的。”李清中说。

    最开始确诊时,李敏有些自暴自弃,但更多是不愿意给家里添麻烦,“她知道给弟弟治病已经花了很多钱了,自己不愿意治病,好几次要求放弃治疗。”他说,给女儿打击更大的,是当婆家知道李敏患病后便提出了离婚。“那时候真的觉得特别难,李敏先前还在医院附近租了没有暖气的房子,后来觉得贵,就每周一个人,从村子里坐公共汽车前往承德市进行血液透析。”

    “直到现在,她还不是很同意我给她移植肾脏,我一直在不断说服她。”李清中称,李敏觉得父亲是家里的顶梁柱,不希望给父亲身体增加负担。

    本版采写/新京报记者李相蓉通讯员崔佳杨子雯

本文链接:http://www.gonghe.org/list03/5128.html
本文标签:, ,

发表评论

*

* 绝不会泄露


Copyright © 2017-07-20 共和信息港 |
足球比分 澳门葡京国际 网上投注 娱乐城